9
太阳能导电胶|导电银胶|导电银浆|导电油墨|铝浆|碳浆

太阳能导电胶|导电银胶|导电银浆|导电油墨|铝浆|碳浆

08621-54830212|免费咨询|导电导热|屏蔽吸波|粘结密封|绝缘防潮|减震补强
详细企业介绍
导电银胶|导电银浆|导电油墨|高导热银胶|UV紫外光导电胶|透明导电胶|透明导电涂料|透明导电氧化物/TCO|钯银导电银胶|导电金胶|铂银导电银胶|银钯铂导电银胶|可焊接低温导电银胶|可喷涂低温银胶|纳米导电银胶|纳米导 更详细
  • 行业:电子元器件、材料
  • 地址:上海
  • 电话:021-54830212
  • 传真:021-54830212
  • 联系人:刘志
公告
08621-54830212;免费咨询|导电导热|屏蔽吸波|粘结密封|绝缘防潮|减震补强。导电银胶︱导电银浆︱导电油墨︱导热银胶︱钯银浆料︱异方性导电胶膜ACF︱UV紫外线光导电银胶︱光刻银浆︱低温导电银胶︱高温导银电胶︱医用导电胶︱太阳能PV银浆︱太阳能导电银铝浆︱太阳能导电铝浆︱触摸屏导电银浆︱LED高导热银胶︱电子标签RFID导电银浆︱电磁屏蔽导电胶︱FPD感光银浆︱溅射靶材︱ITO靶材/ZTO靶材/ZAO靶材︱透明导电氧化物/TCO︱透明导电胶︱高导热氮化铝垫片︱高导热铝基板︱高导热铜基板︱高导热陶瓷基板︱高导热石墨基板
站内搜索

上传企业相册   更多企业相册

中国最大光伏项目招标 国家队气宇轩昂

字体大小: - - yaqian   发表于 10-08-16 14:40     阅读(1757)   评论(0)     分类:太阳能新闻

中国最大光伏项目招标 国家队气宇轩昂

8月10日,北京国宏宾馆,国家发改委主持的280兆瓦大型光伏电站招标展开。

  到这一天,招标主办方67.5亿元保证金入账。

  离正式招标还有2个半小时,各地前来参与竞标的企业已经拥满,在递交标书的同时,也打探对手的“布阵”。

  这是自去年敦煌

  10MW招标项目以来,第二次国家大型光伏招标活动。

  这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光伏招标项目,总标的280兆瓦的装机容量,相当于中国过去各类太阳能利用规模的总和。

  这次招标,更多的是国家队的游戏。中广核太阳能开发有限公司“全面撒网”,投标了所有项目;中节能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参与了半数项目的竞标;国电电力更是以旗下四五个子公司,“围剿”同一个标的。

  此外,学聪明了的竞标者,更是以不同的公司名称、采用和不同的光伏企业合作,以“混搭”捆绑的策略,加大集团中标可能性。

  国家队

  中广核太阳能开发有限公司一家购买了280兆瓦的全部项目标书,共付出保证金6500万元。中广核是去年敦煌10兆瓦的中标企业。

  “每个标需要500万保证金,押金期长达14个月,投所有项目所需大额押金,这不是普通的民企能承受的”,中环工程总裁顾华敏称。据了解,中环本次投了10个项目,押金5000万。

  本报获悉,此番招标颇为严格,在保证金外,还对竞标企业的资质有特别要求,比如,竞标公司必须有10%的项目资本金,而且,公司融资方案中,必须有30%的自有资金。

  中环工程总裁顾华敏称,一座20兆瓦电站项目投资,约需4亿元人民币。

  也就是说,13个项目的总建设费在56亿元,按竞标公司30%自有资金要求来看,中广核如果想全部标中,自有总资金就需要近17亿元。

  本报根据现场唱标结果统计,共有50家企业递交了135份标书,其中8成以上为央企。

  除了中广核“广泛撒网”的竞标策略外,国电电力公司则采取了另一种“讨巧”的大概率中标策略,即运用集团旗下四五个企业,去“围堵”同一个标。

  竞标现场,记者看到,国电电力打出了 “集团兵阵容”——国电电力发展股份有限公司,旗下的龙源电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、内蒙古北方龙源风力发电有限公司、国电内蒙古电力有限公司、内蒙古国电能源投资有限公司,一个集团五个公司实体全体出动,“围堵”内蒙古包头项目的竞标。

  内蒙古包头20兆瓦项目是此番竞标的香饽饽,竞标企业最多,达16家,国电军占了1/3。

  在13个招标项目中,其他“国家军”如五大电力集团、国投电力、国华电力、中节能等,投标数几乎都在10个左右。

“混搭”战略

  为了赢得这场战役,民企光伏业者也各自调整了竞标思路。

  去年,中节能参与竞标,选择的是无锡尚德的电池组件,而今年,尚德则以自己的尚德能源工程有限公司,与华能新疆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一起的联合体,参与竞标。这意味着,尚德不再仅满足做幕后的组件供应商,而是积极向下游电站拓展,以接近“能源供应商”的目标。

  在选择与尚德能源工程作为联合体竞标之后,华能新疆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,也独自竞标其他项目。

  “这样‘混搭’”的方式,是今年的特点,也是竞标公司的策略”,业内人士告诉本报。

  本报从中节能等央企公司得到应证,在中节能参与的半数项目竞标中,有两家是选择和比利时羿飞集团(Enfinity)作为联合体出现。

  与此同时,中节能也选择了不同的光伏企业合作。“作为投资者也要均衡风险,这也是公司的竞标策略”。该人士称,今年中节能选择了赛维LDK公司合作,主要是参考上次敦煌10兆瓦的招标经验。

  去年,英利控股和国投电力0.69元的标价引起业界哗然,之后,赛维LDK董事长彭小峰的私人公司百世德,与中广核的联合体以1.09元赢得标的。今年3月,赛维LDK收购了百世德公司光伏组件资产,以图打通整条产业链。因此,有前期经验和产业链优势,吸引中节能前来合作。“完整产业链的公司对于成本控制会更有利,也更符合‘招标精神’,而处在下游的企业则容易受原材料价格的波动。”该人士称。

  与之对应的,光伏企业也选择了与不同的下游公司合作,参与竞标。

  赛维LDK一位内部人士透露,公司此番选择了与中节能太阳能开发、大唐电力、鲁能电力等公司合作,“这主要是出于战略考虑,分散企业风险,毕竟每个下游公司在不同的区域,都各有优势,对项目获得的可能性更大些。”

  选择什么样的下游公司合作,下游公司在哪些地区更有优势,也是各家光伏业者考虑合作的重点。“比如,中电投在青海有黄河上游公司,鲁能电力在新疆地区经营多年,与之共同合作竞标新疆项目肯定胜算更大”。

  “不过,这样的坏处是可能引发光伏企业的恶性竞争,毕竟下游国企总希望能争取到最低价。”张国良说。

  成本大考

  目前,多晶硅成本约占光伏组件成本的40%,而组件成本占电站系统成本的2/3。因此,即便竞标者多为国有电力公司,光伏企业仍主导着成本大关。

  赛维公司业务从上游延展到整个产业链,此番又捆绑了几家颇有实力的国企公司,因此对竞标结果较有信心。“我们的硅片加工成本是行业最低的,比行业平均成本低20%-30%。”该人士说。

  中环工程这次仍然是和保利协鑫捆绑,共投了9个项目,190兆瓦。总裁顾华敏称:“如果能中2个项目,就觉得非常满意了,毕竟各地方还会有新的项目再出来”。作为中国最大的多晶硅生产商,保利协鑫预计今年将每公斤多晶硅成本降到30美元以下。同时,公司旗下徐州20兆瓦的光伏电站,是迄今为止在运营的全国最大项目,每天发电在8万度至12万度之间。

  保利协鑫旗下江苏中能副总经理吕锦标表示,此次联手中环光伏的参标路径为:中能提供硅料和硅片,从自己客户手中买电池组件,由中环工程负责安装,保利协鑫负责发电。”

  曾经“燎原”中国光伏市场、最为活跃的民企力量,在大型的招标会上反而成了“星火”。

在这次竞标中,也出现了一些新面孔。浙江正泰太阳能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杨立友告诉本报,公司参与了四五个项目竞标。“央企固然实力强大,联合体有利于最后中标,但考虑到独立投标更容易做决策,所以没有选择捆绑”,杨立友说,由于是第一次参与投标,经验不太丰富,主要是重在参与。正泰此番是以薄膜加晶体硅组件作为参与内容,薄膜在光伏发电中具有低成本优势。

  担忧

  本次竞标者的担忧除了能否中标外,还包括两年后的光伏成本、国企的“强势围标”,两年后组件的供需问题。

  “这次在招标中,可以发现,去年参标的,多是以尚德、英利、天合等组件公司为主,今年在竞标名单中,看不到英利控股、林洋新能源和常州天合的影子了,他们选择作为供应商的方式参与。”张国良说。

  “这些光伏企业不愿做主体的现象,说明更理性化,毕竟中标的上网电价较低,对民企是难以承受的,而且电站项目的回收期较长,资金压制会影响主业的组件生产工作。”张国良说。

  一家参标企业表示,虽然这次蛋糕大了,但央企仍然具有绝对优势,尤其是各家的“围标”策略。

  赛维LDK光伏科技工程工程销售部经理曹建飞认为,由于建设周期为两年时间,这意味着,“谁能准确预测到1年半后的光伏价格,谁就是胜利者。”

  不过大多数企业仍然给出了“0.9元-1.1元”的价格区间,毕竟上次敦煌中标价在1.09元,两年后的价格,没有理由更高。

  中盛光电集团销售总监李永认为,除了竞标价格外,更为担忧的是,光伏行业在未来两年变数很大。“如果是国有企业赢标,也不排除重新谈的可能,毕竟两年后的组件价格,会随着国外行情波动,而与之捆绑的光伏企业也有被收购、或经营不善的多重风险”。

  “民企压力大,不是出于市场竞争的原因。毕竟,一个项目需要资金4亿左右,而央企每年有15%可再生能源配额,甚至可以拿到无息贷款,彼此竞争不在一个重量级上。”李永说,因此,民营企业对风险控制非常严格,不敢随意以低价冒险,尤其是上市公司。国企则有更多盈利以外的考虑,比如广告、行业地位等。”

  李永认为,由于行业垄断,导致这不是场理念一致的竞标。

  有参与竞标人士告诉本报,其实对这次结果并不看好,因为国企依然会为了中标,为了自身在新能源的行业地位,压低价格。“最终结果很有可能是央企中标,然后建电站部分,让各光伏企业一起参与进行”。

  对于国企来说,虽然处于竞争的强势地位,但其风险在于,“中标后,肯定要买太阳能电池组件,但这个环节由民企生产,现在市场特别火,各家订单都排到年底,预计明后年市场需求紧张”,李永分析。

  光伏政策出台,还得有几轮这样的招标探底,业内人士认为,本次招标仍然是国家尝试性的探底行为。毕竟,5万亿的 “新兴能源产业发展规划”即将出台,这次大规模的招标结果更值得参照。

  对于民营企业的担心,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对本报表示,现在的特许权招标只是权宜之计,未来还是要向市场放开。

返回文章列表标签:太阳能新闻   太阳能电池   太阳能   导电银胶  

分享到:

下一篇:2010首届“中国新能源企业30强”榜单揭晓 上一篇:“全国薄膜电池冠军”强生光电为啥钟情上海?

发表评论评论 (0)
发表评论

登录名   密码  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    注册企博网帐号

验证码